גם אור קטן מאיר חושך גדול

主要是文学/宗教/语言相关

想成为马孔多的雨,或是伊萨乌拉水底的气泡;想成为食蛇为生的穴居人。


主要吸新戏作/新思潮/耽美主义
芥太/红镜滤镜滤穿地心
是芥川老师的wani



过激无脑宰厨


MC.
Adonai Shalom.

地冥老师和温 雁是生命之光:)

飞鸟尽,良弓藏;
狡兔死,走狗烹;
敌国破,谋臣亡。
……天下已定,我固当烹。

“高祖已从豨军来,至,见信死,且喜且怜之。”

CP观调查问卷

一、你喜欢的cp和原作有冲突吗?
应该没什么冲突吧……我比较喜欢原作背景。
就算是惨烈得不能再惨烈的BE(。

二、原作中两人毫无交集的cp你喜欢过吗?
玉应。这对真的好嗑,也rio北极圈……
希神阿波罗×纳西瑟斯,这个真是一人圈
还有就是芥太,其实一句话都没说过……

三、两部不同作品中出现的人物组成的cp你喜欢过吗?有的话是什么?
目前为止没有。

四、你很喜欢的cp中,有可以逆的吗?BG向的cp有可以性转的吗?
雁默赤温迹冥都可逆,这几对我吃无差来着。
↑其实根本就是因为太过饥饿……
BG双性转的话,我一般会觉得比原设更好吃……比如牛霜,剑蝶,星月and so on……

五...

East of Eden的remix版本跟原曲完全是两个感觉……整首歌只有一句歌词,要说原曲还是那种冲破束缚寻找光明的感觉的话,这首感觉就像是在黑暗中漫无目的地前行……听着太压抑了,但是感觉可以在搞一些奇怪题材的时候当成作业用bgm……

#来青花 断章

  甘蓝坐在那把高高的三角凳上,舍梨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盛满水的瓷碗,又递给她一枝月桂枝。舍梨对她说,很多人说这样能与神明交谈。她想起来环地中海的那些古老而神秘的宗教,想起了阿底同和皮提亚;她问舍梨想让她感受到的是什么,是洛克西阿斯,还是阿古亚特斯。舍梨没有回答她。她看着舍梨带着花冠起舞,用不知名的语言唱着欢快的歌,她从舍梨发出的每一个饶舌音符中感到快乐。她问舍梨,德尔斐地面的裂缝是否真的靠近断层,她用这种迂回的方式委婉地表达了自己对神明的不信任感。舍梨冲她笑了笑,点燃了带有某种致幻气体的香薰,甜腻的味道漫入身上的每一处缝隙。舍梨告诉她,要咀嚼月桂的叶子,她于是照做。那...

    她兴致勃勃地闻闻箱子里的呢料散发出的芒草芳香,把印花丝绸裹在身上,对着“金丝商店”那面穿衣镜里自己头插小流、手握彩扇那种小家碧玉的模样她欣然发笑,继而又对自己的笑声感到好笑。在海员商店,她揭开一只盛着大西洋卤鳅鱼的大桶上的盖子,想起了她童年时代在沼泽地的圣胡安省和在东北度过的那些夜晚。

    她尝了尝带着一股甘草味儿的阿利康特血肠,买了两条留待礼拜六当早点,还买了几大块鳄鱼肉和一袋酒枣。在香料店里,纯粹是为了闻着好玩,她用双手搓了搓鼠尾草和荆芥,随后买了一小包干香石竹花苞和一小包大料,又买了一小包生姜和一小包刺柏。卡耶胡...

抱抱我的雁啊啊啊Q  Q

我抑郁之后基本上就变成了个librocubicularist。然鹅,我至交的朋友得了抑郁症之后,找了几个朋友一起办了边缘人群期刊……啊,人和人的差距……

坛罗(上)

试着写一写楚易辛,这个角色总感觉把握不太住……
时间线成迷,大体应该在众生相开始前。
.
.
.
  “你还能醒过来啊。”

  商弄莲醒来的时候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。
  明明是冷淡又疏离的音色,却带着十成十的漫不经心和一两分刻意展露出来的恶劣。他条件反射性地闭紧了眼。那人带着几分冰冷气息的呼吸扑在他耳边,有什么冰冷滑腻的物体钻进了他的耳廓,颇为愉快地游弋了一圈——商弄莲很快从那非人的体温中感应出了什么,他不快地皱了皱眉,想要睁开眼,但是却被对方恶意地制止了——有什么锋利的物体横在了他尚未睁开的双目上方。

  “嘘,别动,”对方愉快地笑了笑,“不想你这双眼睛再也...

一些风景,和蜜汁自拍。

约伯说:我的朋友是我的讥诮者;他们是“无用的医生”、“炉灰的箴言”、“淤泥的坚垒”。他们认定他有罪的指控,他“至死”不服,要为自己做无罪辩护。

© 山紫水明____ | Powered by LOFTER